名师广场

登录 注册
工作室首页 > 文章列表 > 文章详情

每逢清明倍思亲

发布者:卢文辉发布时间:2021-05-19 11:29:58阅读(169评论(0

   每逢清明倍思亲

——荆门市掇刀石中学高一(12)班  代敬怡  

 

    快要落下去的月亮还在黑黝黝的森林边缘绝望地徘徊。河水不时地向上泛着银光,没有一丝风息。树梢微微摆动,林阴道旁的树木和恍若幽灵的雕像在期间投下长长的、捉摸不透的影子。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明天就是清明节,一年之中似乎只有这个节日与众不同,这一天没有热热闹闹的宴席,没有欢声笑语,没有推杯换盏的热情,这一天只有心中掩藏已久的沉默。

死亡,对于一个小孩来说,不过就是一个东西消失不见,而马上就有另一个东西出现来代替它,就像桃花谢了,梨花又开了,人都是上了一定年纪后,吹着晚风,怀念的泪落满心头。

病房里,洁白的墙,深绿色的病号床,充满着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 爷爷靠在床边,一动不动,好像睡着了。旁边,妈妈正和奶奶聊着,询问着爷爷的病情。我转身望着窗外,黑,渐渐布满天空,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,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慢慢湿润,扩散出一种伤感的氛围。仰望天空,星空格外澄净,悠远的星光闪耀着,像细碎的泪花。

爷爷睁开眼,没有一丝波澜,似乎早已习惯了眼前,妈妈把我拉到床前:“爸,你还认识她吗?”爷爷转过头来,怔怔地看着我,他缓缓地抬手,无力,终垂下。妈妈抽咽地握着他满是针眼的手:“爸,她是您孙女啊,您看看……”说着,便掩着面抽泣。

我迷茫地望向窗外,霓虹灯,白炽灯在窗外连成一条长龙,势不可挡。

“咚咚咚”,两名白大褂的医生推门而入,昏黄的灯光在医药车上反射出割人的冷光,爷爷一看见医药车便开始颤抖,嘴里还喃喃着,我不要打针,我不要打针……昔日高大的爷爷在这一刻变得和小孩一样,爸爸费了好大的劲才抱住他,等打完了针,爷爷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又沉沉地睡去,奶奶为他掖好被子,我在奶奶眼里看到了那份只属于爷爷的温柔。

人的一生似乎都有着既定的规律,出生,小学,初中,高中,大学,进入社会,成家立业,最后死亡,人们明明知道这一辈子必须经历死亡,可真正到了这一步又极力挽留……

每年春节和清明节,我都会跟着爸爸妈妈去给爷爷扫墓,摆上大大小小的祭品,火盆里烧着纸钱,爸爸在一旁准备点燃鞭炮。噼里啪啦,噼里啪啦,鞭炮在一旁适时响起,要是爷爷还在呢?那我们是不是应该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饭聊天?

对于爷爷,脑海中仅存的记忆不多,零零散散,只记得爷爷为我打磨的小棒,耐心地教我算术,爷爷握着我的小手,一步步的教我,嘴角洋溢着笑容,爷爷说:“真棒,这么快就学会了!”后来我便转学去了城里,临走时,爷爷不舍地说,以后多给我们打电话,不然爷爷都不知道你过得习不习惯,我满心沉浸在去大城市的欢欣中,草草地应了,一个星期,一个月,爷爷没有等来我的电话,询问妈妈,我敷衍地说:“哎呀,作业太多了,没时间啊……”爷爷在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,说到:“那以后少打电话了,专心学习啊,爷爷相信你!”

漫步在夜色斑驳的乡间田野中,那边是爷爷种的菜园,“如果累了就来菜园里走一走,慢慢走,慢慢看,你会了解到不一样的人生!”爷爷的话又响起。我后悔没有在爷爷安好的时间里珍惜这段亲情,我蹲在田埂上,眼泪再也忍不住。

 

写评论

还能输入140个字

评论加载中...
二维码

名师工作室移动端

  • 扫一扫,直接在手机上打开
  • 随时随地使用工作室
回到顶部
关闭

扫码登录更安全

手机扫码,安全登录

二维码已失效 请点击刷新
请打开人人通空间APP扫一扫登录

手机扫码,安全登录

扫描成功!

请在手机上确认登录

取消二维码登录